李成儒這次碰上「硬骨頭」,60歲戲骨的反問,暴露個人知識淺薄

李成儒這次碰上「硬骨頭」,60歲戲骨的反問,暴露個人知識淺薄

明星演技的好壞在之前基本上只能在一部又一部的影視劇中展現,觀眾們通過觀影體驗或者口碑評分來判斷演員的個人能力好或者不好,然而近幾年真人秀節目中也出現了類似於《演員請就位》《演技派》等專業競技類的綜藝,明星在舞台上短時間內呈現出影視化的效果,不僅僅讓觀眾了解到了拍攝的流程和方法,其實也能結合現場專業人士的分析和點評去看待他們演技到底如何。

然而要說到在2019年此類型真人秀中最突出,也是最犀利的一位點評者,那莫過於是李成儒。先是在《演員請就位》中當面懟年輕演員的表演「如芒刺背、如坐針氈、如鯁在喉」,後又當面懟郭敬明的青春小說會帶壞下一代,然而在《我就是演員》的舞台上,這次李成儒老師可是真的碰上了「硬骨頭」。

在最新一期節目中59歲的惠英紅和60歲的張晨光一起演繹了劉德華催淚影片《桃姐》的片段,這兩位都可以是稱為老戲骨的演員在戲劇張力和配合上可以說是無可挑剔。但是在習慣性「挑刺」的李成儒眼裡就沒那麼簡單了,雖然肯定了兩人的表演沒問題,但是卻覺得舞台的布置違背了人物背景「貧窮、落魄」的本意。

一開始惠英紅解釋說「桃姐」是一個真實人物,而她所在的家庭也是中下層的水平,張晨光飾演的少爺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其實是想告訴李成儒在人物設定和環境的表現其實都是最大程度往真人上貼合的,但是很顯然李老師雖然言辭犀利,但是他的個人知識對於這個戲的理解還是不夠多,略顯淺薄。

因為如果有了解這部劇的人都知道,在那個時代和地方,這種保姆的家庭結構其實是非常普遍的,就連中產階級會有這種家庭配置關係,「老媽子」文化其實是比我們想像中的要久。然而人知有誤的李成儒顯然不想要「善罷甘休」,堅持認為自己一開始沒看出來兩人的人物關係。之後張晨光的一句反問,就直接戳中了最大的問題。

張晨光對於這個人物關係反駁之後說「那兩人的關係是情侶還是什麼?」這個看似沒邏輯的話瞬間就逗笑了大家,李成儒也笑了不再說更多。其實這個節目的形式限制了表演狀態,能夠看出來演員在台上幾十分鐘表演的片段,基本上都是一兩個小時或者幾十集的電視劇摘出來的經典地方,然而要想完美詮釋是幾乎不可能達到的。

所以作為評委首先當然是要了解人物關係和事件背景,才能夠更好的以觀察「演技」的角度來讀懂演員的身體語言或者潛藏台詞。情緒表達不夠、人物不鮮活立體、故事不完整確實是演員的功力有所欠缺,但是事件背景卻並不是這幾十分鐘一個真人秀就能夠展現透徹的。所以這次李成儒「碰釘子」反倒讓觀眾們紛紛叫好。

各位觀眾你們怎麼看呢?